1. 苏小小屹立于大地之上

“都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可对我来说活着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要game over了。”

饿着肚子的苏小小坐在公交车的车站旁边,不停着喝着手里的矿泉水。

“今天晚上再找不到住的地方的话还不如直接去警察局蹲牢房吧,至少管吃管住。”

想起以前在新闻上看到的那种抢劫别人就为了进监狱的新闻,当时以为是标题党,现在回想起来感觉真实感真是满满。

苏小小把矿泉水瓶叼在嘴里,仰着头由着瓶中的矿泉水像是和蜗牛比谁更慢一般的,慢悠悠的从瓶底留到瓶口处。

然后只剩下几滴的水滴也许在38度的盛夏处放弃了抵抗一般,在抵达口前的瞬间幻化成水蒸气,像是长着翅膀的小精灵一般和苏小小挥手说了再见。

“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

被残念的水滴戏弄的苏小小莫名气的不行,将矿泉水瓶拿起来狠狠的扔到远处的垃圾桶里,虽然下意识摆出投篮的姿势。

是的,苏小小是那种就算发泄情绪,也要稳稳当当的把矿泉水瓶扔到垃圾桶里的性格。

——然后矿泉水瓶像是nba二流明星投篮一样,在垃圾桶边缘处转了一圈后,完美的掉出了垃圾桶外。

看起来矿泉水瓶虽然长相精致了点,却有着向往着花样滑冰的粗旷的灵魂。

苏小小眼睁睁的看着矿泉水瓶落了出来,长叹一口气,还是按着饿的咕咕叫的腹部走到了矿泉水瓶处,弯腰了捡起来,准备塞到垃圾桶处。

于是就在抬起头的一瞬间,天启一般的一道闪电划过苏小小的脑海——

电线杆上用红色的签字笔写着巨大的广告。

以前苏小小参加基督教聚会的时候听到一群人讨论着自己信教的过程。

“那就是在自己最迷茫的时候,突然像是神助一样,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来了帮助。”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除了上帝,还有谁能这么精准的给自己这样的帮助——还是那种意想不到的形式。”

“像是什么厕所厕纸上面的一句话啊,什么自动贩卖机下面的100块钱啊,除了上帝还有谁能在这种地方给这样的帮助啊!”

——当时以为是傻逼一样的对白现在竟然给了苏小小莫名的共鸣感。

没错,在意想不到的电线杆上居然给了在字面意义上走投无路的苏小小最大的可能性。

“诶?诶,诶?这是?!不可能,居然,这居然——”

对着电线杆手舞足蹈的苏小小着实给周围人有种“对着电线杆大喊我的病有救了”似得段子感,加上苏小小有着人如其名的合法萝莉的颜值——着实有着很高的回头率。

“全家具一室一厅房子出租,只需要120元一个月!随时可以入住!”

虽然可疑的不行,但已经举目无亲,被赶出自己老家,全身上下只剩下4块钱+存折里的838元的苏小小而言,着实算得上救赎了。

/———————分界线——-—————/

苏小小似乎是爷爷在河边捡到的。

虽然这听上去很可疑,像是某些神话的开端一样,但这的确是事实。

据爷爷说,苏小小当时是躺在一个篮子里,从河上游漂了下来。

——是的,这听上去更可疑了,但这的确是事实。

这个篮子似乎只是个普通破烂的篮子,并不是一个像是篮子的桃子,所以苏小小也没有叫做苏桃桃,更不会一长大就要去杀妖怪。

只不过小时候的苏小小还是很好奇。

“那爷爷当时去河边干什么啊。”

刚看完安徒生童话的苏小小充满着幻想的这么问过。

本期待着什么“在河边砍柴”,“斧子掉进河里了”之类的充满童话气息的回答。

“那个啥,当然是在河边尿尿的撒,一不小心还尿到了你身上当时!嘿嘿嘿!”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老爷子底声很足很洪亮的说出了这句堪称童年阴影的话语。

于是当年年仅1位数的苏小小就领悟到什么叫做“不知道比知道要好”的事情。领悟到真相总是残酷的。

不过虽说爷爷的性格并不好,经常拿苏小小逗乐,但姑且也是苏小小在世的唯一亲人。

所以当爷爷上个礼拜去世的时候,苏小小就真真正正的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更重要的是,爷爷去世的时候,虽然苏小小非常伤心,但并没有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直到葬礼结束,在经过乱七八糟的手续拿到爷爷的存款的时候,看到上面清清楚楚的“838.00”的存款余额时才有种“这下完蛋了”的感觉。

“姑且问一下,这838是全部的资产?不是什么虽然现金只有838元,但背地里有着3套北京的房子什么的吧。”

“在说什么梦话?”工作人员翻白眼。“就这点了,其余没有任何不动产。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你目前住的房子也是租的。啊,我看看啊,房租交到这个月底,下个月初就要搬走了。”

“等一下,明天好像就是月底?”

“啊,是啊,那后天就要搬走。”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和女朋友吵架的原因,工作人员很冷漠的例行公事的对苏小小汇报完这些事情后就走掉了。

——生活会不会像是阿甘说的那样给自己巧克力苏小小不知道,但却很清楚生活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间给自己一个闷棍,朝着死里给的那种闷棍。

没关系,嗯,没关系,最起码可以靠政府活下去吧,像我这种孤儿福利院什么的总得收留吧。

苏小小依然有些乐观。

“诶,你已经17了么?17姑且算是成年了啊,我这边收的基本都是10岁以下的小孩。”

福利院的大妈往福利院里面瞥了一眼,有点不耐烦。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在纺织厂打工了,你这有手有脚的样子总能找到活干的吧,不能想想其他办法么。人不能总想着不劳而获。”

看来有手有脚的17岁这个标准对于福利院太高了点。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小小就被福利院大妈赶到了外面。

——看来生活如果一闷棍干不死你的话会再来一闷棍。

看来不能一遇到麻烦就指望政府。毕竟政府的钱也是纳税人辛辛苦苦汗水浇上去的,果然不能轻轻松松的养我这种闲人么。

苏小小坐在公交车站的长椅上无奈的想。

盛夏的阳光让苏小小的小小的眼睛迷的睁不开眼,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条很长很长的大河,大河对面有着鲜艳亮丽的花朵,然后七八个爷爷在对面穿着裤衩围成一圈跳着桑巴,一边跳还一边对着苏小小唱小龙人。

“你身上有犄角,你背后有尾巴,谁也不知道,你有多少咪咪~”

——过于惊悚的画面让苏小小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完蛋,饿的头昏眼花都看见了爷爷在彼岸花中唱小龙人。难道是中暑了么。”

于是,开始自暴自弃的苏小小用全身现金(4元)中的一半在公交车站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

然后像是某位神灵借着这个矿泉水瓶指引一般,将苏小小带到了这个明明在省会城市,天子脚下的城市月租却只要120元的一室一厅的房子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