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单纯是运气好么?

“所以说,房子里有zuofutongzi啊。”

房东是一位看上去像是标准暴发户打扮的中年大妈,烫的卷卷的头发,带着很显眼的墨镜,身上穿着皮裘大衣,手里挽着看上去就很贵的包包。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没错,我有三套房子被拆迁了”的气息。

“小姑娘,我也不想害你,就和你实话实说了。这房子里有那个叫做zuofutongzi的妖怪,所以才定的这么低的。”

“等,等一下,你是说座敷童子?那个日本妖怪里的座敷童子?”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就是那个吧。如果没有别的叫做zuofutongzi的妖怪了。”

——仿佛错乱了时间和地点的话语让苏小小有点回不过神来。

妖怪什么的到底存不存在暂且不说,建国之后不准成精什么的暂且不说,就算退一万步妖怪真的存在,这个明显是日本的妖怪的座敷童子出现在这个北京天子脚下高铁30分钟不到的城市也太奇怪了点吧!

就算真有妖怪,哪怕小倩都比座敷童子要有更多的真实感和中国气息。毕竟这里是China。

“小姑娘,别不相信,我真的不想害你,是我家侄女上次到这里时说的。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个房子阴森森的。”

“诶,侄女?”

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了。

“我那个侄女可不是一般人,从小就能看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那叫什么来着,灵视是吧。诶小姑娘,你别摆出一副我逗你玩的表情,我以前也不相信,但有一次赌博输了20万的时候,侄女说我被鬼怪附身了,帮我做法把鬼怪干掉之后,立刻就赚了回来。”

意想不到的人物带着意想不到的设定出现了。

虽然面前的房东大妈不停的说着自己侄女有多么牛逼,但在苏小小耳里却越听越可疑。

这个帮大妈做法什么的暂且不说。

但什么自称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妖怪,什么身边一直跟着一只白色大猫,什么手中一直拿着一本妖怪手册,什么经常摆出悲天悯人的神情为妖怪祈福——

未免也太有某部动漫的即视感了吧。

苏小小虽然家里比较穷,但作为出生在21世纪的女孩怎么说这部神谷浩史配音,op和ed都超好听,豆瓣评分9.0的大名鼎鼎的作品也是看过的。

“那个,稍微打断一下,贵侄女今年多大了?”

“多大?嗯,好像是15岁吧,刚好中学二年级。”

完美契合的这个年龄瞬间将苏小小心中的疑惑打消了。

没错,这一定是那个全世界每个人一辈子总会得到一次,并且在康复以后会彻底封印当时所有记忆,但就算这样,被别人提起的时候还是会面红耳赤浑身瘙痒难耐恨不得拿头撞墙的无药可救的绝症。

中二病。

“所以侄女跟我说这个房子只能租给火气旺的男人,用火气旺的男人的阳气来消除这个什么,什么zuofutong——”

“座敷童子。” 苏小小及时给忘词的暴发户大妈补充。

“对,这个座敷童子才行!所以我才定120元这种白菜价的。所以小姑娘你还是走吧,我也不想害你,像你这种阴气重的家伙座敷童子可能一口要吃掉10个吧。”

没记错的话,座敷童子的设定就不是这种会吃人的怪吧。

虽然想这么吐槽,但连设定在日本宅在家里不出门的座敷童子都已经坐了飞机千里迢迢来北京脚下的城市里安家乐业了,这种低等级的吐槽就无力说出口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样就确定了。

座敷童子只是面前房东的中二病的侄女随口胡编乱造的东西罢了,而面前这个暴发户一样的大妈可能是大脑里用来思考的神经元比正常人少了一丢丢,对这样的借口居然深信不疑。

虽然穷的已经吃不了饭没地方睡觉的苏小小此刻居然也忍不住有一丝丝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不管怎么说一句话总结的话,这个120元的价位就是上天在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特意赐予的,面前的大妈一定是天使的化身,不住下来简直天理不容!

“——那,那个,其实我是帮我爸租的,我爸现在在工地搬砖,火气特别的旺!靠近就会被热到的程度,绝对可以把那什么座敷童子消除的。”

“所以拜托一定要租给我吧!”

爆发了17年间攒的演技的苏小小一瞬间泪流满面的握住房东的手,真情流露的诉说着。

/——-真情流露的分界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