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阶梯的尽头

在这之后的瞬间,就好像从噩梦中被惊醒过来一般。

苏小小重新站在长长的纯白色螺旋阶梯上,看不到上方,看不到过去。

一切就像是被重置到刚刚做出决定前的一瞬间,或者说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是梦么?刚刚那个是白日梦?或者说现在还在梦里?

早上从梦境中醒过来的时候,不管醒来的瞬间是多么的悲伤,很快大脑就会把梦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

只剩下朦朦胧胧的影子,好像那里有着什么人,什么故事。

其实哪怕2020年的今天,科学界对于梦境的理解仍然不是很清楚。但据说之所以不能记得梦境里的东西的原因是防止对大脑产生额外的负荷,让人变得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苏小小对刚刚的事情就有着这样的感觉。清醒的一瞬间记忆彼此交错,同一个时间线上的两个不同的自己都存在着。

但很快,这样的感觉就消失殆尽了,就连梦境里发生了什么都不清楚。哪怕拼命的想要抓住记忆里的那一切,也就像是从指缝中溜走的流沙一般,什么也留不下。

可能泷在忘记三叶的时候大体上也是这种感觉吧。

很快,刚刚勉强还记得一切完全消失了,唯一在脑海中弥留下的很强烈的念头就是不可以朝下,往下只有bad end,这一点。

这种感觉因为是如此强烈,苏小小一点想要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只能朝上走了。

苏小小抬起头,看着上面的螺旋走廊,心中虽然不安到了极点,但也只能朝上了。

不管是梦,还是灵异事件什么的——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忐忑不安的分界线————/

向上,向上,向上。

向上,向上,向上。

苏小小没有停下步伐,绕着白色的螺旋阶梯不断朝上。

周遭一直都是一样的风景,没有明显的阶层的分界线,苏小小连到底现在有多高,到了几层都没有个概念。

重复不变的白色空间让人觉得无比的压抑,时间和空间在此刻都失去了意义一般。

大概就这样走了1个小时左右(完全不靠谱的体感时间),周遭终于有了些变化。

白色的墙壁上像是出现有些奇妙的壁画,举着矛追赶猎物的那种,看上去和书本上画的那种原始人的壁画很像。

苏小小看了几眼后,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上走。

壁画往后延展的是猿猴的壁画,猪的壁画,大熊猫的壁画,鸟类的壁画,两栖类的壁画,啮齿类的壁画,植物的壁画——

“怎么感觉越来越随便了……”

苏小小一直向上走去,周遭的壁画以及从植物变成多细胞生物的壁画了。

像是生物书上的资料一样,细菌的鞭毛在壁画是那个画的栩栩如生。

叮咚——

不知从哪里,突然传来像是水流声一样的东西。

然后鼻尖闻到了水的味道,是那种有些咸咸的海水的感觉。

海,海水?

想到这的一瞬间,苏小小脑海中闪过一个激灵,浑身就好像触电一般的出了许多鸡皮疙瘩。

没错,这壁画,这螺旋阶梯——如果说是象征意义的话,毫无疑问指的是人类的DNA。

有着双螺旋结构的DNA不是正像着这墙壁上的壁画一样,镌刻着整个人类,不整个生物从单细胞生物到人类的进化史么。

越往上走去就越接近进化的源头,也就越来越简单。

而鼻尖闻到的海水味难道不是代表进化起点是来自于大海么?

——如果这样的话,那这条路走到头会是什么?

是虚无,还是有什么东西等待在那儿。

苏小小浑身越发紧张,不去关注周遭的壁画,而是加快步伐,继续向上。这条路的尽头究竟有着什么?

终于到壁画终结之后,周遭的墙壁逐渐变得透明,周围也从海水变成星空。

苏小小就好像漫步在星空中,周遭的星星闪烁不停,都好像触手可及一般。

海水的原点是星空。

苏小小忍不住想着,这么说也没错,毕竟地球上的一切东西最初的由来一定是由宇宙之外的。

那宇宙再上面呢,会有着什么?

继续往上,继续往上,继续往上。

星空的长度比海水的长度要长很多。

苏小小越过仙女座,大熊座,小熊座,穿过一个又一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星座。

终于,在走了不知道多久,可能一天,可能一个月,可能一年,可能一万年的长度后,苏小小到达了终点。

一扇黑色的巨大的门,就好像夜曲里写的地狱之门一样。

庄严肃穆让人仍不住俯首祭拜。

“……事到如今也不可能退缩了,不管是灵异事件还是梦也好,总得有个终结吧。”

苏小小深吸一口气,准备用力推开门,却在手触及门的一瞬间,苏小小就已经出现在门的内部了。

“——啊!”

突入其来的传送让苏小小没有反应过来。

像是感受到了背后有着什么一样,苏小小急忙转过头。

然后深吸一口气,面前的一切让苏小小完全理解不了。

白。

映入眼帘的就是无与伦比的洁白的肌肤。

黑。

黑的像是能吸收所有色彩的黑发散乱的披在白色的赤裸的肌肤上。

没错,好像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女性——苏小小这么想。

不能确认的原因是因为这好像出现在神话故事中的画面,完全没有任何的现实感。

在这扇门的背后,像是有着整个世界的核心,整个星空都收拢其中的核心。

而在这个小世界的中心,有一个很高很高的柱子。

而映入眼帘的这位赤裸身体的女性,像是普罗米修斯也像是耶稣一样,浑身赤裸,低着头,被绑在上面。

双手双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穿透钉在柱子上一样,一动不能动。

而这位这位低着头,看不见面庞的女性,脸上同时被粘着一个认不出字的像是符咒一样的东西,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诡异感和美感。

“这是——”

超出理解的场面让苏小小反应不过来,过了许久才稍微鼓起勇气走向前去(毕竟背后也没有路)。

(md,感觉越写越差,第一卷写完后会再全部重修的orzz)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