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一开局就Bad End?

房子是在离市中心有点远的郊区。直观点说的话,就是在市中心等一个每一个小时才有一班的公交车,然后坐到终点站,再从终点站走路15分钟左右到的地方。

明明都已经快到2020年,周围的建筑还是一副2000年的风貌。掉了一半油漆的网吧的红色招牌里似乎有人在播放着什么奇怪的小电影。

——再往里走就是小小这次租的房子,在2楼。

“看上去还挺正常的啊。”

楼房外面还算干净,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恶臭或者是看上去特别阴森的感觉。窗户甚至还是朝阳的,比起鬼片更适合拍青春校园剧的场所。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晚睡觉的时候至少不会被雨淋到了。”

小小很小声的自言自语。

不过2020年左右居然还有17岁少女有这样的担忧,看来社会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建设道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用房东给的钥匙开门后,内里是一个空空荡荡除了一个单人床什么都没有的屋子,1个卧室1个客厅(和厨房并在一起)和1个洗手间,大约在40-50平方米的大小。

单人床上面是一个放置过久积了不少灰的白色棉被。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房东预置的,但对于什么东西都没带来的苏小小而言无疑帮了大忙。

苏小小拉开床旁边的窗帘,白色的阳光投射到房间里,更增加了几分温暖。

随后简单检查了一下房子内部的装置。

厨房的水龙头有水。

灶台的火可以点开。

电也是通着的。

厕所的抽水马桶也能用。

这些基础设施都完好无损。虽然具体的苏小小并不清楚,但光是这些基础设施费用的电费水费维护费用可能都不止120块钱了吧。

真的没关系么?

“嘛,等到自己以后发家致富的时候,给房东买点补脑的脑白金吧hhhh”

苏小小在心里默默定下了这个不知道是心善还是腹黑的决定之后,自欺欺人的感觉好受点了。

“明天找个洗盘子打工的吧,如果工作的话总能养活自己吧,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

虽然梦想也是打工是不可能的,但看起来不打工就活不去了。

实在不行就参加什么选秀节目,只要一说出自己17岁天涯孤身一人靠洗盘子维生的话,说不定就能成为什么全村的希望。

就在苏小小脑回路狂奔,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肚子的叫声让小小回过神来。

已经6点了,是时候吃晚饭了吧。

“总之先吃点什么吧。”

既然有厨房的话,就能稍微做点什么了。

苏小小的厨艺没有刻意学习过,但因为每天都要帮自己和爷爷做饭的原因,坚持了几年长时间做了下来的话,至少基本的菜肴没有什么问题。

对着菜谱的话,认真做更是能做出京酱肉丝/糖醋里脊之类的菜(如果爷爷舍得买原材料的话),周围的人吃过的都说和餐馆里的差不多,除掉客气的成分之外,至少苏小小认真做的时候味道还是有些保证的。

带着熟悉周围环境的目的,苏小小出了门在旁边商店拿了一个小青菜。

在步行20分钟能到达的距离里,除了刚刚提到的网吧,还有一个小超市,虽然东西不多,但姑且蔬菜什么都能买到。

“晚餐就这个吧。”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能吃饱就是人类最大的幸福了。

吃完晚饭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后,苏小小抬起头,墙壁上挂着的钟显示现在10点了,看起来至少今晚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好好睡一觉的分界线—————-/

“(这里是哪里?)”

回过神来,苏小小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楼梯的台阶上。

楼梯看上去是S型的阶梯,周围两边都是白色的墙壁。

是梦游了么?苏小小第一时间这么想,然后想找到出口,但是左顾右盼都看不到一点像是出口的门。

只是很厚实的白色的墙壁,螺旋形的向上攀爬着。

苏小小回过头,想看看背后是什么。

理所当然,苏小小的身后也是螺旋形向下的台阶。

自己所能看到的视线只是身前身后一点点的范围而已,螺旋形的阶梯一旦转出自己的视野的时候,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这里有多高,不知道自己站在第几层。

只有着莫名的恐怖感从脚底浸入上来,像是被海水淹没一样。非常的冰冷,让人手指不自觉的震颤。

是梦?是现实?

恐怖——这样的感觉从身体某处溢出来,然后慢慢的淹没掉自己身体的每一处。

想逃。

可能是人类进化史上从来没有飞翔过的原因,人类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就有对未知高处的恐怖。比起往上爬,苏小小想逃跑的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向下逃,哪怕不管是上方还是下方都是看不见底的螺旋阶梯。

但是在踏出脚步的一瞬间,莫名的直觉告诉苏小小不可以朝下。

「下面什么都没有。」

好像是这样的预知。

「下面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明明下面这么多台阶。

「往上,下面什么都没有。」

苏小小感性上已经被一种莫名的恐怖笼罩,被这种在骨髓里响起的声音支配,但理性上依然否定着自己的感情。

比起往上,一定往下才是正确答案。

不管怎么说自己站在这里的话,就一定是从下方走上来的,所以一定可以原路返回。

下面不可能什么都没有,下面一定是正确答案。

理性顽强的驳倒自己感性上的恐怖,驳倒自己预知到的那种直觉。

——所以,往下走。

最后理性战胜了感性,心中的那份恐怖逐渐的淡去,心中的那份对于向下危险的预知逐渐的消失。

直到苏小小脸上出现了几分放松的笑容。

——于是,苏小小转过身,不是朝上,而是朝下。

朝着下面看不见底的螺旋阶梯的下面一层。

迈出脚步。

当脚踩在自己下面一层台阶的一瞬间,刚刚消失的恐怖感全部袭来。

不,比起刚刚的恐怖感要更严重一千倍的恐怖感瞬间涌来——比起恐怖的感觉,更像是恐怖本身。

“所以说,下面什么都没有啊。你也好,阶梯也好,这世界也好。”

“Bad End了,再见。”

……在苏小小迈出脚步的一瞬间,整个阶梯,整个梦境,整个世界,就好像完好无损的玻璃瞬间多了无数条裂缝,然后下一瞬间碎成一块块一样,这一切的一切都凭空“碎”掉了。

阶梯也好,梦境也好,世界也好。

包括苏小小在内,从1到0般的全部碎掉了。

仿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